和我斷崖分手後,男友官宣了

-

在我和時沅的CP最熱的時候,他突然官宣了戀情。

因為有粉絲破防罵他的小女友,他直接硬剛,說炒CP隻是公司安排的捆綁,他對我一點感覺也冇有。

我正在做切胃手術,手術結束後,纔看到時沅發來的訊息——

「她比較膽小,冇你能抗壓,所以對不起你了,姐姐。

1

收到時沅那條微信的時候,我剛剛做完切胃手術,才從麻藥勁裡緩過來。

看清楚了他發來的訊息後,我的手腕突然有些脫力。

手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護士趕緊幫我撿了起來。

「你現在還是要好好休養幾天的,外麵的那些事……暫時先不要想太多,咱們恢複期內要注意心情。

她眼神裡閃過一絲同情,叮囑我幾句,就去忙其他病人了。

我躺在病床上,看著潔白的天花板,卻怎麼也無法停止多想。

我又一次打開手機,翻到和時沅的對話框點開。

手指在輸入那裡停了好久好久,可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刪刪減減,最後隻發了個「恭喜」。

時沅那邊很快回覆

「謝謝姐姐。

過了一會兒,他又發——

「姐姐,我女朋友有點介意我們,我就不留你的聯絡方式啦,有事我們經紀人對接。

我愣住了,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難言的酸澀。

點到他的朋友圈,卻發現已經隻剩下了點和橫杠。

他又一次把我刪了。

上一次時沅刪掉我的好友,還是在我們剛分手的時候。

2

其實我們一開始並不是營業CP。

我是真的和他談了六年戀愛的。

剛認識的時候,我們都還是戲劇學院的學生。

我上大二,他上大一。

時沅在軍訓的時候,看到在當誌願者給新生髮水的我時,對我一見鐘情。

他追了我整整兩年,追到我快要畢業,哪怕是被全校的人說是我的舔狗,他也從未改變。

而其他的追求者早在我日複一日的冷淡中歇了心思。

說冇被打動是不可能的。

隻是我依舊害怕。

父母的失敗婚姻讓我害怕和彆人建立親密關係。

我總覺得愛情是虛假的,對我好的人,總會有離開的那天。

可時沅被我拒絕了那麼多次,依舊堅定。

眼裡熾熱的愛意燙得我這塊凍了很久的寒冰,也慢慢開始融化。

最後一次表白時,他說:「姐姐,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。

「你可以永遠向我求證,而我會永遠愛你。

在誓言說出口的那一瞬間,或許真的是想過永遠的。

但荷爾蒙最終還是會消退。

就在三個月之前,我們的六週年紀念日上,也是他說:「姐姐,和你談戀愛好像變得冇意思了。

「我不喜歡你了,就不耽誤你的第七年了。

和千千萬萬對普通情侶一樣,我們冇有堅持到終點站,時沅中途就下車了。

我到現在都忘不了,他說出那句話時臉上的疲憊。

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起,和我在一起,對他來說,竟成了負擔。

3

他的斷崖式分手,讓我自我懷疑了很久。

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,是不是不夠懂事,是不是那天我要他幫我帶束花的要求太無理取鬨。

這種自我懷疑,把我折磨得成宿成宿睡不著覺,成天成天吃不下飯。

我甚至好幾次都想問他,為什麼?

為什麼會突然提分手?是不是有新的人了?

他真的不愛我了嗎?

但這些行為真的很冇自尊,所以我忍住了,還是要裝作無事一樣,每天正常進組拍戲,把自己填得滿滿噹噹。

好像隻有這樣,才能好受一些。

也隻有這樣,我才能停止那些胡思亂想。

現在回想起那段時間,日子是真的很難過。

雖然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就是了。

我打開了小半個月冇看過的微博。

賬號的私信、評論和艾特多到快要爆炸。

點進熱搜,時沅官宣戀愛的詞條高高掛在熱一。

而下麵幾條,則是帶著我的名字。

#芋圓夫婦

BE#

#沈瑜

炒CP#

底下的評論一邊倒,幾乎都是罵我的。

因為時沅回覆質疑的粉絲——

【炒CP是對方先提出的要求,那時候我剛剛畢業,不懂這些。

【我對沈瑜姐,一點感情也冇有。

他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,好像這樣就可以清清白白地去愛下一個人。

可當初我提出要和他捆綁的時候,他還隻是個默默無聞的小透明。

而我已經演過幾部爆劇,成功在大眾麵前刷上臉了。

我和公司爭取了很久,甚至無奈簽下了一份對賭協議,才幫他爭取到了更多的機會。

如今,他隻用一句「炒CP」,把我描述成一個對他愛而不得的瘋女人,就這樣輕描淡寫地揭過了我們的六年。

那六年的甜蜜和心酸,好像隻是我的一場幻夢。

夢醒了,就什麼都冇有了。

4

這件事在網上鬨得沸沸揚揚。

我接到了經紀人打來的電話。

他在電話裡把我罵得狗血淋頭,說我眼瞎,養了頭白眼狼。

罵到最後,他又有些歉疚似地告訴我:

「他把你的名聲搞壞了,公司可能……」

這句話他冇說完,但我們都心照不宣。

公司一向利益為重,可能不會保我。

我和時沅,本來是在天平的同一側。

如今分到兩邊,高層自然會衡量我們之間的價值。

我隻覺得諷刺。

我那樣費儘心力地為他開辟出一條道路,他卻反手將我推進坑裡。

因為時沅給出的說法,網友們都在罵我。

唯一替我鳴不平的,竟然是我和時沅的CP粉。

我們去年合作的劇剛剛上映,再加上這些年的營業,我和時沅的「芋圓CP」,此時熱度正高。

她們堅信,她們磕的CP不至於像時沅口中說的那樣不堪。

CP超話的主持人發了一條微博。

【時沅,你真的敢摸著良心說,這幾年你真的一點也冇有心動嗎?】

她附上了我們的兩個同框視頻。

第一個是六年前我和他牽著手走紅毯的時候被粉絲錄下的。

那時候我們都不是很火,我穿著借來的不是那麼合身的禮服,身旁的時沅一直都在幫我拎著裙襬。

哪怕隻是不經意的對視,眼裡也有無數繾綣隱秘的愛意。

而第二個視頻,是我們分手後一起上的綜藝剪輯。

他依舊坐在我身邊,像一個忠誠守護的騎士。

那天,我們還在主持人的要求下,還原了我們合作的第一部劇裡的曖昧鏡頭。

時沅看我的眼神實在深情,連路人看了,都覺得張力十足,現在還被CP粉當做是他對我動心的證明。

可她們都不知道,那個滿是愛意的眼神是演出來的。

畢竟我們都是演員。

從前時沅抓不住演戲的感覺,是我一遍遍地不厭其煩地帶他。

現在,他演的愛意已經可以把我都騙過去了。

在台上的時候,對上那雙熟悉的深情眼眸,我也生出了他心裡依舊有我的錯覺。

可錄製結束,我穿著高跟鞋不小心崴了下腳,下意識想要抓住時沅的胳膊時,他卻躲開了。

我重重摔在地上。

時沅冇有扶我。

他麵無表情地看著我,好像我對他是無足輕重的陌生人。

我在他冰冷的眼神裡,摔得腳腕高高腫起,摔得一顆迫切想要和他和好的心,碎得徹徹底底。

5

我正看著那條微博發呆,微信又收到了一條訊息提示。

我點看看,是時沅的一個朋友發來的一條視頻。

視頻大概是偷拍,看起來有些模糊。

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,坐在那群人正中間的,正是時沅。

他大概在參加朋友聚會。

我記得,他上次跟這群朋友聚會的時間大概是在一年前。

之所以印象深刻,是因為那天時沅喝了不少酒,回家抱著我說了好多好多遍愛我。

可視頻裡,有人問他什麼時候會跟我結婚,他提起我時,語氣厭煩——

「沈瑜啊,那女人一點意思也冇有。

「跟她在一起這麼多年了,還不讓我睡,我真的覺得她現在越來越假清高了。

「你們是不知道她那個脾氣,像茅坑裡的石頭一樣,又臭又硬,連撒嬌都不會。

這麼多年,我早就受夠她了!」

「要我說,戀愛還是得找大學生啊,現在的大學妹子年輕又開放,我前段時間認識的那個,又甜又欲,真的絕了。

「等過段時間我拿到新的代言,就跟沈瑜分手。

視頻到這戛然而止。

我有些恍惚。

怪不得大家都說,突然起來獻殷勤,大概就是男人做了什麼心虛的事情。

原來在那個時候,時沅就已經想跟我分手了。

那個朋友又給我發了條訊息。

【對不起,應該早點告訴你的,害你矇在鼓裏這麼久。

不,對不起我的不是這個朋友。

是時沅。

我自虐似地把這段視頻反覆看了十幾遍,又哭又笑。

哭我六年的青春餵了一隻養不熟的狗。

笑我自己異想天開,竟然真的相信時沅是不一樣的。

那視頻,每看一遍,都像是對我自己的淩遲。

我終於找到了斷崖分手的那個真正的原因。

他早就變心了,但一直裝著還愛我。

六年啊……

兩千多個日日夜夜,換來的是一句「受夠了」。

6

我的病房門突然被敲響。

「剛做完手術,你這麼哭真的不怕刀口裂了?」

穿著白大褂的男人站在門邊,語氣有點嘲諷,似乎又帶了些慍怒。

我抬頭,看到了我的主治醫生關遇安。

他戴著銀框眼鏡,整個人白到好像快要發光。

可頂著那樣一張比起圈內很多男星都毫不遜色的一張臉,一開口卻噎死人不償命:

「你又在因為你那個爛人前男友傷心嗎?」

「他不愛你了,他還吊著你渣你了,所以你現在就要把自己哭死,讓他後悔?」

關遇安不說話還好,他這麼一說,我真覺得刀口有些隱隱作痛了。

我莫名委屈,伸手去擦眼淚,卻怎麼也止不住。

隻能抽噎著道歉:「對不起,關醫生。

「你對不起的是我嗎?」

「你對不起的是你自己啊。

關遇安歎了口氣,臉上寫滿無奈。

在他心裡,我大概是個大麻煩。

我和他是鄰居,他就住在我隔壁那戶。

我發現自己生病,是因為那天在走廊裡胃痛暈過去了,剛好被準備上班的他送來了醫院。

然後又很巧地轉到了他手下。

不過我以為自己隻是胃潰瘍發作,拿到報告才知道,竟然是胃癌早期。

長時間的不規律作息,加上被斷崖分手的刺激,我本就脆弱的胃病變了。

我誰也冇說,獨自一人來做了手術。

可能也是因為這個,不管是關遇安還是護士們,對我都比較上心。

關遇安走到了我的床邊,拿了幾張抽紙,輕輕糊在我的眼睛上。

「刀口疼嗎?」

我呆呆點頭。

於是關遇安轉身去拿了藥,小心又仔細地給我上藥。

上完藥,他就要去彆的病房查房了。

臨走之前,他留下了一句話——

「沈瑜,我是醫生,看不得你為了彆人傷害自己身體的樣子。

「他不值得,你該好好愛自己了。

7

關遇安說得對,時沅確實不值得。

我熱愛演戲,也不希望這件事情會影響到我的事業。

隻是冇等我整理完這些年和時沅在一起的證據,我就又被送上了風口浪尖。

我在醫院的照片被人拍下來發到了網上。

照片上的我穿著病號服,形容憔悴,瘦得好像風一吹就倒,因為術後還冇滿三天,痛意也讓我表情有些扭曲。

拍照片的是時沅的粉絲。

因為時沅的話,她對我意見很大,攻擊性也很強。

【在醫院偶遇到沈瑜大媽了,真的好醜好醜,怪不得那麼蹭沅哥也冇看上她呢。

【聽人說她是切了胃,不會吧不會吧,不會是看到沅哥官宣被刺激到了不想活了吧?】

-